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jfqx.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北朝春》最新章节。

“这场仗还有得打。”其中一人抹了抹汗。“太热了。”

“老弟啊,哥实在受不了了。你先帮我看一会儿,我去洗把脸就来。”

“行咧,哥你就去罢。这儿有我。”

先说话的那人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子,便朝营帐右侧的小溪边走去。

剩下的那个等了一会儿,想必也是有些热得急了,便走开了几步,朝第一个人离开的方向看了看。

就这么电光火石的瞬间,梅非灵机一动,提气悄然落地,闪身进了主帐。

在外头太容易被发现,不如干脆躲进主帐里等。这主帐挺大,藏个人是完全不成问题。再说阿穆尔虽然善战,却并无内力,应当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营帐里一片幽暗,只有细微的光线透过帐幕穿进来,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梅非只往里走了几步,贴着帐壁,朝里望了望。里面的空间还很大,听不见什么动静。想必是阿穆

尔已然入睡。

她安下心来,双眼紧盯着帐门,忐忑地等待。

过了一会儿,依然是一片平静。梅非放松下来,却渐渐闻到了一丝淡淡的桃花香气,混合了酒香,醉人心脾。

没想到这阿穆尔也算是个风雅之士,居然喜欢喝桃花酿。梅非很快便辨认出了这味道。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很新鲜,像是今年刚酿下的。

她勾了勾唇,下一秒便心下一沉。竟然有人已来到她身后,而她之前丝毫也未察觉。

还没来得及反应,冰冷的刀刃便已抵在她脖子上,一丝微痛。

“谁派你来的?”音色冰寒入骨。

梅非正苦想对策,听这声音却愣了愣。

居然是穆澈。抵住她脖子的这把刀,多半就是许久不见的白银兄了。

见她没有反应,那刀刃紧了紧。“说!”

之前的微痛更加强烈了些,梅非能感觉到一小股热流从脖子上留下。

“等等。”梅非含糊地说了两个字,忽地腰身前送,带动脖子往后用力一仰,借力从穆澈的刀下错身而出。

在这幽暗中呆久了,梅非也渐渐适应了黑暗,依稀能看见穆澈的身影站在自己的前方,一把弯刀闪动微光。

她只怪自己太不小心。只自以为是地认为这营帐中一定是没有内力的阿穆尔,却不曾料到穆澈竟然也来了。所幸还戴着面具,至少不会被他发现自己的身份。

对上穆澈,她一定没有胜算,只能想些逃脱之计。

“你以为你能逃得掉么?”穆澈冷笑一声,复又攻来。

穆澈的身法和飞空掠影刀,她都已经熟悉。虽然敌不过,但勉强接个几十招还不成问题。

她闪身一躲,抽出藏在腰间的绿岫剑,勉强一挡。

绿岫剑跟白银刀相碰,发出清洌一声鸣响,惊动了外头守候的卫兵。

“四殿下,出什么事了么?”他们也没敢进来,只站在门口问道。

穆澈停了手,看了梅非一会儿。“无事。退下吧。”

“是。”

“绿岫剑?你怎么会有绿岫剑?”穆澈站在原处,气势凛然。

梅非心里后悔不迭。这里如此幽暗,穆澈竟然也能认出绿岫剑?实在不可思议。

她并不言语,将手中的绿岫一挥,硬着头皮朝他劈去。

其实她只想趁穆澈不备,逃出这主帐。谁知道穆澈接了招,竟步步紧逼,丝毫不给她接近帐门的机会。

几十招之后,梅非已有些疲于应付。她心下一合计,索性上面虚晃一招,提气纵身举剑朝他的膑骨内侧刺去。

穆澈的身形一滞,竟然没有抵挡。

梅非没想到他居然没有闪躲,连忙将剑锋一转,以剑背相击。饶是如此,穆澈依然被击中,膝盖一软,半跪在地。

梅非趁机往门口逃,却听得身后一声低唤。

“是你么?”

她微一犹豫,脚下顿了顿。

这时,守卫的兵士又接近了帐门。

“四殿下,卑职等听闻帐中有兵戈之声,殿下是否安好?”

穆澈此刻已起了身,朝梅非走来。

“一切都好,不必大惊小怪。”

“是。”

梅非只得停了脚步,却不敢转身。面对穆澈,她心中多有愧疚。穆澈对她平日里也算得照顾有加,她却骗了他借死而遁,实在算不得厚道。但穆澈毕竟是冯傲之子,两人注定对立,歉疚归歉疚,她也并不打算让他知道自己的下落。如今阴错阳差地与他重逢,又被他发现端倪,却是万万不该。

然而再不该,却也没用了。

穆澈已走到她身后一步远,停了下来。

“既然走了,为何又回来?”

梅非一愣,缓缓地转过身去,依稀能见他唇角微勾,冷峻的眉眼渐柔。

她叹息了一声。“二师兄。”

穆澈抿了抿唇。“我知道没那么简单。”

她嗫嚅了一会儿,只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第一时间更新《北朝春》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难忘的岁月经典语句

白稀稀

描写鸟归林场面的成语

纯洁墨

余生只想遇到你

晚上去爬上

v聊破解版百度贴吧

舌战

邮政招b2驾驶员8000元

亦缙

刺情西子结局

喵女王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