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



  • 当前位置: 首页 > 气象>正文
    有些车企或许并不盼着复工,一文了解中国自主品牌生存全貌
    时间:2020-04-11  来源:www.jfqx.com  阅读:1760

    一线稳定,二线艰难,三线挣扎,四线告别

    恢复工作?还是不回去工作?中国汽车公司应该有两个答案。一个是表现良好的企业,期待着重返工作岗位,达到更高的水平,或者在2020年再次证明自己。恐怕有一种感觉不再好了,因为回去工作也意味着麻烦的开始。

    在下面的文章中,让我们重新审视2019年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看看它们的表现,判断它们在未来竞争格局中的位置。

    2019年,中国自主品牌乘用车销量为840.7万辆,比2017年减少240万辆,同比下降15.8%,占乘用车总销量的39.2%,同比下降2.9%。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这是自2015年以来独立品牌的市场份额首次下降到40%以下。

    根据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的统计,奇瑞是2019年50万以上独立品牌企业中唯一一家整体增长的企业。包括捷图和星图品牌在内,奇瑞在整个集团销售了63.9万辆自有品牌汽车,同比增长6.9%。

    面对残酷的市场,吉利汽车和长城汽车都选择了削减2019年的销售目标。吉利将目标下调至136万辆,长城汽车下调至107万辆。吉利第三次获得独立品牌称号,销量超过136万辆,但未能与市场抗衡,表现出同比下滑。

    面对合资品牌价格持续下降的压力,始于中低端市场的独立品牌,包括总部公司,收入下降,净利润大幅下降。

    auto business review对中国汽车行业的42家独立品牌乘用车公司进行了大规模调查(详情见2020年2月15日出版的《汽车商业评论》),并总结了四个阵营(当然,应该注意的是,本文中没有将红旗品牌作为奢侈品牌进行讨论。此外,许多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包括威来汽车,并没有出现在这四个阵营。当然,其中最好的将是中国自主汽车品牌未来的生力军,对此我们还有另一篇文章)。

    有10个一线阵营,属于表现强劲的独立汽车公司。有10个二线阵营,它们都有自己的生命力,但它们是否能继续崛起仍有待检验。还有十个三线营地,它们都在挣扎,可能有资格获得救援。四线营有12名成员。事实上,它们中的两个可以合并成一个。有些人已经说了再见,有些人不想说再见,但是很有可能他们再也见不到了。

    2020年初,在突如其来的新皇冠疫情下,中国的汽车市场更是雪上加霜,生死的淘汰更加残酷。恐怕不难猜到这四个营地会发生什么。

    第一线:强势头

    尽管如此,经过2018年中国汽车市场整体的转折,自主乘用车的头在2019年已经形成了一个稳定的格局。

    吉利、长城和长安仍然位居前三,紧随其后的是SAIC通用五菱、SAIC乘用车和奇瑞。与广汽乘用车、SAIC大通、一汽奔腾和BAIC越野一起,它们大致构成了中国自有品牌非豪华车的一线阵营。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克林、WEY和星图。克林和WEY在中国三个独立新品牌的表现中基本保持了各自的地位,这三个新品牌分别标志着合资品牌。2019年,吉利的领英销售额同比增长6.4%。长城汽车旗下的WEY品牌尽管销量下降,但仍拥有10万辆汽车,成为中国第一个生产和销售30万辆汽车的高端品牌。

    在海外市场,中国一线阵营的独立品牌也在不断壮大。2019年,奇瑞出口了9.6万辆汽车,连续17年成为中国品牌乘用车的头号出口国。长城汽车通过海外工厂销售新车,同比增长38.68%。吉利出口汽车,同比增长110.6%。

    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是,SAIC集团连同合资产品,去年出口35万辆汽车并销往海外,同比增长26%。其中,包括生产

    SAIC蔡斯从商用汽车开始努力,并在一鸣惊人后成为一家乘用车公司。2019年7月,Maxus品牌的中文名称由大通改为Maxus,显示其持续向上的雄心。国内销售和海外销售都处于快速增长的渠道。这种品质和潜力是使其成为中国汽车品牌第一阵营的重要指标。

    为什么2019年仅售出辆汽车的一汽奔腾被放在第一线?答案很简单。首先,与2018年相比,同比增长率为33.4%,与中国乘用车市场整体下滑9.6%相比,可以说是逆势而上,势头良好。第二,所有各方都坚定不移,大力支持。2019年7月下旬,一汽集团发布了“龙腾计划”,要求在三年内为奔腾品牌提供100万辆汽车,并为奔腾提供财政补贴。未来三年,品牌和研发支持将分别为5亿元和3亿元,总计24亿元。

    北汽越野虽然规模小,但却是中国汽车品牌中的一个独特品牌,具有差异化竞争的特点。它在裂缝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2019年,该公司完成了3.6万辆汽车的销售,同比增长34.5%,成为2019年中国品牌的亮点,并实现了相对于市场的增长。

    二线:有潜力

    汽车商业评论也将比亚迪、捷达、东风小康、东风沈峰、东风汽车、东风刘琦、郑州日产、长安欧尚、北京汽车和江淮汽车纳入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第二阵营。

    就体型而言,比亚迪可以说是一个可以进入第一阵营的中国独立品牌。2019年新车累计销量高达20辆,但从趋势来看,我们很难做出这样的判断。

    从总量来看,比亚迪的汽车比2018年同期下降了11.39%,这没关系。当然,如果与2019年初设定的65万辆销售目标相比,这只是70.98%,但没关系,最重要的是长期趋势不佳。

    如果总销量分成两部分,比亚迪的传统燃料汽车正在失去优势,新能源汽车与2018年相比下降了7.39%,这与其“新能源汽车领导者”的地位不符。从趋势来看,当特斯拉、威来和更强大的新能源汽车上市时,未来很难乐观。当然,我们希望我们的判断是错误的。

    再看看捷途汽车,2019年其年销量将达到24.5%的同比增长。我觉得自己有资格进入第一个营地,但毕竟它只有两岁,以后还需要观察。如果它能在2020年站稳脚跟,进入第一阵营就没有问题了。

    长安欧尚也是。这是长安的第二个乘用车品牌独立的第一年,全年销售133,200辆。这个品牌在中国大市场衰落的前提下非常具有侵略性,但由于它才刚刚开始,我们将暂时把它放入第二阵营。

    第二阵营的江淮汽车不太愿意被包括在内,但毕竟是一个拥有各种业务的大集团。对我们来说,再观察一年还不算太晚。

    BAIC拥有另一个乘用车品牌,我们在第二阵营。该品牌最初名为萨博,但在2019年10月15日之后,它被一个全新的“北京”品牌所取代。过去一年,北京汽车已售出16.7万辆萨博和北京品牌的传统燃料汽车和带有“北方”标志的新能源汽车,高于2018年的16万辆。其中,BAIC新能源销售了104,000辆新能源汽车。

    目前,整个北汽集团已经成立了北汽集团营销委员会。今后,北京汽车和BAIC新能源的销售将由该委员会管理。未来,BAIC新能源的所有产品都将标有北京品牌标志,除了高端品牌ARCFOX。新北京品牌未来将聚焦新能源和智能,发展势头有望看好。

    如你所见,其他二线汽车品牌都是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拥有或关联的,它们都是有自己特色的独立公司。东风小康现在是小康的全资子公司。东风集团直接持有小康25.80%的股份。东风汽车是东风和日产的合资独立品牌。东风刘琦一直像SAIC通用五菱一样倾向柳州,但其生命力极强。

    也值得一提

    2018年汽车市场的马太效应将在2019年进一步加剧,依靠人口、政策和市场红利“躺着赚钱”的时代将永远不会回来。

    auto business review注意到,根据公开数据,2019年16款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同比下降50%以上,属于我们上市的三线、四线自主品牌。

    这里所谓的三线独立品牌理论上是一个仍然可以保存的汽车品牌。其中包括上述2019年销量下降超过50%的中泰、汉能、伊凯、海马、华晨中国、冠智和东南汽车7个品牌,以及宝沃、北汽长河和陆丰3个企业。

    自从宝沃在2019年易手神州汽车后,其销量从2018年的32,900辆增加到55,500辆,增长了47.66%。然而,考虑到神舟汽车的平台性质和接管第一年的性能要求,我们对这一增长持谨慎态度。如果它在2020年能继续上升,可以考虑上升到第二阵营,但现在还为时过早。

    路虎,2019年7月,它所依赖的江铃控股公司成功地改变了所有权。爱知汽车持有50%的股份,这在未来可能会改变。几年前,它在2016年出售了8万辆X7汽车,其外观是假的。现在它被市场边缘化了。

    东南汽车尽管销售额大幅下降,但2019年将增加产品研发投资,并积极拓展海外市场。这个企业的活力仍然存在。

    除了宝禾,属于第三阵营的其他汽车品牌看不到任何亮点,但它们都有很多故事。

    中泰,老板建仁应该清楚企业的问题,但是没有办法动刀子,因为动任何地方都会损害当地政府的利益。

    汉能与中泰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正是因为这种关系,虽然它也是一种新的力量,但它只能归类于传统的汽车制造力量。它在早期发射时噪音很小,现在处于危险之中。

    伊凯,2018年初老板易手后,那一年的总销量达到了1000,但2019年新工厂的销量急剧下降到,离的目标还差得很远。

    例如,海马在与马自达合作的早期,曾经拥有坚硬的翅膀,是独立品牌中罕见的中坚力量。然而,在朱婧主席采取了一些行动之后,他慢慢地开始怀疑什么是汽车。真遗憾。

    华晨中国,2019年4月,华晨汽车集团董事长由沈阳市副市长阎秉哲接任。新旧交替了一段时间后,目前的形势有点令人难以招架。未来有所改善的可能性很小。

    关智,2019年2月,由宝能控制的关智汽车被日产系统的一群日本人取代,他们取代了由李冯领导的中国团队。有人开玩笑说,日本主导的独立品牌诞生了,但最终结果很难看到。

    北齐长河的故事也是一个含泪的故事。现在它几乎处于自主阶段。未来会发生什么真的值得期待。

    四行:各种各样的再见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那些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的企业。虽然他们中的一些人还活着,但他们还不如死了的好。

    马骏汽车,自诞生以来已经沉寂了一年多,也是由中泰汽车种植的,但这种种子应该说是差不多的。2019年,与军马关关系最密切的词语是员工工资收缴、经销商债务收缴和关闭。尚不清楚马骏是否能在2020年再次获得新闻。

    另一个与中泰汽车密不可分的最新种子是大乘汽车。这个故事将不会在这里详细描述。根据2019年制造商的保险数据,这只新生小牛的保险数量仅为5,387头。今后,它将如何向福州政府解释是一个有待研究的问题。

    刚才,据说有16家汽车公司将在2019年下降50%以上。事实上,根据我们发现的数据,还有一个。从投保车辆的数量来看,2019年Sweeney汽车的累计零售量只有一辆,实际数量并不是其声称的数量,并不比去年同期下降4%,而是惊人的68%的负增长。

    2018年12月,力帆出售了一个牌照并保留了重汽

    华泰是一种“蔬菜”,在业内很有名。人们不知道的是它什么时候会被拔掉。根据投保人数,2019年其年销售额仅为27,900英镑。在山东荣成、天津滨海新区和内蒙古鄂尔多斯等地设有多家工厂。已经停止生产,而几乎所有的经销商都回到了网上。

    猎豹最初是一个个性运动型多功能车品牌。如果李建新在广汽重组期间没有不愿放弃,恐怕今天的结果会好得多。在2019年上海车展上,猎豹改变了它的标志,以表达它改变自己的决心。它现在处于自救状态。据说,除了保留永州基地,其余三个基地将出售或移交给当地政府。

    2018年7月,由于严重亏损,BAIC印相不得不停产40天。因此,直到2019年12月21日,它才通过官方微信正式恢复生产。我们不知道这家已经停产18个月的汽车公司是如何重生的。显然,政府不想让它死去。迄今为止,BAIC印相的重组计划仍处于迷雾之中。我们很难相信它能挺过2020年的汽车冬季。

    北汽印相的命运可以参考具体的速度车。作为一家由BAIC印相在2016年投入巨资打造的印相自有汽车品牌的私营企业,该公司曾在2018年5月宣布停产,并在当年12月重新开始生产,但在2019年也濒临淘汰。根据制造商的保险数量,2019年将售出2328辆新车。会有人向这样的企业伸出援手吗?

    东风玉龙是一辆可以和速度车相比的车。共有8款3496辆车,这是2019年的保险金额。2019年,关于东风玉龙在江湖上的消息,除了“1-2年内将被关闭”等负面消息外,还有各种关于其产品纳知杰的笑话和各种黑幕。尽管双方股东都驳斥了纳知杰品牌不会退出市场的传言,但除了代工,很难改写其命运。

    在2018年苦苦挣扎之后,柴蔚英治于2019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柴蔚集团去年11月新推出的柴蔚VGV品牌。我们期待着英姿的品牌和产品实力在换上一件马甲后重生。

    四线阵营中最清晰、结局最好的企业是一汽李霞和一汽吉林,通过另一种方式让一汽集团主力轻装上阵。对一汽吉林来说,其主体由山东宝亚控股,相当于死亡或涅重生。未来属于另一个故事。对于一汽李霞来说,经过2015年至2018年的销售,现在只有一个空壳。在处置完所有资产后,它将在2019年退出汽车的历史舞台。

    Chart: Hui语言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宝腾汽车贸易 | 备案: 浙ICP备15000421号-1 | www.jfqx.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