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



  •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正文
    日韩疫情持续加剧 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影响几何?
    时间:2020-04-07  来源:www.jfqx.com  阅读:1493

    全球疫情仍在蔓延。根据2月26日的报告,日本新诊断的肺炎在韩国累计确诊病例数达到1261例和862例。

    日本和韩国这两个仅是一片汪洋的国家的激烈疫情也影响着全球半导体行业的脉搏,因为这两个国家都处于半导体的关键位置。其中,韩国位于半导体技术的隐没地带,并在存储器和面板等领域进行了大量投资。日本是产业链中的核心技术节点,半导体材料和机械设备首屈一指。

    在上述领域,人们更加关注存储和上游材料的状态。在面板行业,中国有更大的生产能力和替代选择,而市场份额较高的欧洲制造商可以选择他们的生产设备。

    目前,三星、SK Hynix以及日本和韩国的其他半导体巨头还没有停止工作,都在运营中。短期内,影响并不明显,但一旦疫情继续恶化,关键供应的短缺将会给全球产业链带来巨大损失。

    据记者了解,三星的确认员工在手机工厂,是测试线。员工不多,总体影响不大。三星电子表示,其在韩国的芯片和面板工厂没有受到影响。

    最近,韩国SK Hynix公司利川工厂的一名新员工与大邱市的确诊病例有密切接触。SK Hynix表示,该员工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出于安全原因,该员工被隔离至3月1日。该员工联系的所有800人都被无条件隔离。SK海力士在利川工厂拥有18,000多名员工。工厂的运作不会因此受到影响。目前,它处于正常运行状态。

    一些半导体业内人士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中告诉记者,日本和韩国政府现在没有那么多干预。工厂运行正常,需要保持动态跟踪。

    内存价格略有上涨

    一些手机从业者告诉记者,内存已经超过了屏幕和中央处理器,成为手机的最大成本。手机的内存成本高达25%-35%,这说明了它的重要性。三星和SK Hynix在存储领域都有垄断地位。

    根据DRAMeXchange的调查,三星在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NAND品牌制造商的收入排名第一,市场份额为35.5%。SK海力士以9.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六。2019年第四季度,三星以43.5%的市场份额在全球DRAM工厂自有品牌内存收入排名中排名第一,SK Hynix以29.2%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

    总的来说,在与非门领域,三星和SK Hynix占据了45.1%的市场份额,接近全国的一半。在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中,三星和韩国占72.7%。

    其中,除了韩国,三星在中国Xi也有工厂。人们对这种流行病对扩张计划的影响有着潜在的担忧,但它仍在按原计划进行。SK海力士在中国无锡有一家工厂。受中美贸易战和疫情影响,投资计划趋于保守。此外,与非门大厂装甲夏和西方数据在日本岩手县和三井县都有工厂,也受到疫情影响。

    吉邦咨询分析师吴雅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记忆工厂的高度自动化,目前生产还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在需求方面,受疫情影响,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明显已经发货并修复。然而,目前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和“与非”闪存都不会变成一个紧俏的市场,但购买方仍然非常愿意购买。

    应该指出的是,半导体工业的生产几乎是一天24小时,其制造过程是特殊的。一旦停产,将造成重大损失,因此工厂不会轻易停产或降低生产能力。自去年底以来,储存的供应和需求一直在变化,流行病的影响是叠加的,这可能导致进一步的短缺。存储的价格会上涨。

    吉邦咨询指出,从全球供应方面来看,仓储行业的特点是,除非面临全球系统性风险,否则制造商不会贸然减产。此外,客户库存仍然不足

    与非门闪存。根据长新存储官方网站,新上市的长新笔记本电脑和台式电脑的内存为8GB,速度为DDR4-2666。该公司还计划建造另外两个晶圆厂。

    两家公司在“与非”和“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领域取得了突破,但国内存储行业仍处于追赶阶段,与国际大工厂相距甚远,需要长期积累。

    许多材料和产品是无法替代的。

    目前,日本还没有披露工厂的疫情,但日本在半导体的上游位置上占优势。如果疫情导致原材料供应中断,无疑将对全球和中国半导体行业造成沉重打击。

    半导体制造过程主要分为三个主要环节:设计、制造、密封和测试。在后两个环节,需要关键的设备和材料,这也是保证芯片顺利生产的上游基石。

    而日本的硬核能力是在原材料和硬件设备的上游,许多技术壁垒都很高,尤其是在材料方面,许多日本企业的产品是无法替代的。

    根据IC Insights发布的2018年全球半导体产量数据,半导体材料约占总产量的11%,设备约占12%。两者之和为23%,约占半导体行业的四分之一。

    虽然材料和装备的整体规模不大,但高壁垒使得玩家数量非常少,高水平玩家与普通玩家之间差距很大。日本是一个高水平的玩家。在原材料领域,日本企业占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的一半。

    例如,在材料成本比例最高(超过30%)的硅片领域,日本信越化学公司的市场份额最高,其次是日本

    住友株式会社(三菱住友株式会社)、中国台湾环球晶圆公司、德国粉川公司和韩国SK

    Hynix。西南证券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四大硅片供应商的市场份额达到94%,其中日本的安倍晋三化学公司占28%,日本的三菱住友25%。

    在光刻胶领域,日本JSR、东京华英工业、住友化学、美国道琼斯和富士电子是垄断企业。在目标领域,日本的新日铁、霍尼韦尔、曹东和普莱克斯占据了大部分市场。

    此外,日本著名的半导体材料供应商包括住友化学、昭和电气、大金工业、丝黛拉化学、森田化学、日本凸版印刷有限公司等。

    就设备供应商而言,世界五大设备巨头之一的东京电子公司是一家日本企业。就技术而言,劳雷尔光刻机,尼康和佳能的日本可以生产,虽然制造工艺和市场份额无法与荷兰的ASML相比。

    除了最强大的材料和设备,日本芯片供应商也在细分领域取得了成就。例如,世界三大汽车半导体制造商瑞萨电子今年以67亿美元完成了对芯片制造商IDT的收购。尽管索尼面临着架构集成和工厂关闭等问题,但只有CMOS传感器芯片在图像捕捉领域占据主导地位。

    在上述领域,中国或其他国家很少有完整的产业链来替代它们。国泰君安证券在其报告中还指出,日本企业在电子行业的OEM和密封材料领域拥有绝对优势。日本企业多年来一直深入从事材料的研究和开发,并已达到技术上的完美水平。在硅片材料、掩膜和靶材等重要子领域,日本企业占50%以上。目前,中国尚未能在这一领域取得重大突破。

    与中国相比,韩国和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链集中在中上游,智力强度较高,劳动强度较低,抗疫情能力较强。然而,我们仍然不能忽视这一流行病的爆发带来的风险。如果进一步强化,产业链将受到冲击。

  • 友情链接:
  • 版权所有© 宝腾汽车贸易 | 备案: 浙ICP备15000421号-1 | www.jfqx.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