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jfqx.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妖王的亲亲妖妃》最新章节。

但真正踏足到足以隐隐看见五狱山那五座无木无草,只有笔挺插宵,宛如利剑般的山峰的地界时,北冥素柔还是忍不住隐隐皱起眉头,山峰之下,有数座大营扎下,其中兵丁无数,隐隐结成军阵镇守,北冥素柔一眼看去,只看到一条硕大魔蛇盘旋于空。

啸月吞天蛇军阵,纵然在如林军阵中,这也算的上一种非常高等的军阵,集一军之力,演化啸月吞天魔蛇,有出入幽冥游走无间之能,天空地下海洋处处皆能穿行,迅捷凶猛杀伐之力无双。

军营中,飘荡着写着擎字样的旌旗,大庆国内,有此姓氏兼有此军威者,不问可知是大庆国皇家势力亲征于此。

“麻烦了,没想到这大庆国皇族势力对这大月武神之墓也感兴趣。”

纵然有着旷世之修为再身,但北冥素柔也不太敢轻视这种一国之力,那神神叨叨的真命天子候选人也就罢了,但这军阵着实棘手,集万军之力融为一体演化诸般凶阵,向来是神武界大势力对抗顶尖强者的不二手段,北冥素柔不能说是惧怕了,但也会感到麻烦的。

“倒不知我那同伴在哪里?出发之前我那同伴黄超的修在我们之间为最强的,莫煌这人不算,老衲怀疑他便是那时空管理局的天魔,眼下不知为何披着羊皮混入我们的队伍,这些时日没见,只怕他功力也应该大尽了一步,如果能和他汇合,估计会很有帮助。”

释永信眼下已经察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左右西游小分队的命运,屡次逢凶化吉还获得奇遇,自身功力一增再增,已然突破到某个极其玄妙的境界,只是碍于眼下没了实体,无法真正踏足那个似乎以与天地相融的境界而已,所以他对黄超极有期待,再怎么差也不会比自己差吧。

北冥素柔倒是不置可否,但通过李冉冰的例子,她倒是完全不敢小看了这些地球来客,区区五十多天,便能铸就一个根基深藏,潜力深不可测的杀手组织,甚至直接将势力蔓延到数城之地,其手段堪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身能耐就算放到任何顶尖门派中都属于核心人才的那种,反正自比之下北冥素柔也自问没这个能耐。

下了寻找释永信同伴的决定,但北冥素柔还是打算窥一窥这军势的底蕴,神念悄然扫视,竭力低调,顺利瞒过了军阵,但在即将探查军中大营详细情况的

时候,一声暴喝自大营中传来:

“何方高人再次,何必做些鬼鬼祟祟的事情。”

在北冥素柔的神念感应中,天不动,地不摇,大营一切不变,但在这一切的中心,一尊完全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旷世巨神缓缓诞生,仿佛自混沌蒙鸿的亘古时光跨越而来,呼吸间的气息主宰着天地万物,旷世巨神遥遥朝北冥素柔“看”了一眼。

这一眼中,带着从古至今浩瀚无尽岁月积累而来亘古沧桑,带着宛如混元般的古朴混茫,带着的是主宰天地众生,万物乾坤皆在掌心间转动的极致霸气。

仅仅是一眼,北冥素柔的神念便犹如被无边火焰灼烧了一般,飞快的缩了回来。

“好个霸道无双的人物,这区区大庆国居然有如此人物。”

北冥素柔清晰的察觉到那一眼中并没有蕴含什么力量,只是单纯将自己意志延伸而来,和精神意念交锋一番而已,但就是这样,却能带给自己这般压迫,当真难以想象。

美眸转动,凝视着前方,一无所有的虚空处骤然波动,而后如镜般碎裂成千万块,一个身影从容跨越而来。

北冥素柔心头一紧,这般从容碎裂空间跨越而出的神通着实难缠,光凭这一点便足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只能算是清秀的少年面容,一袭布衣,身上透着一股清爽如婴儿般纯净的味道,如果在别处相遇,就算以北冥素柔的眼光也要赞一声好一个翩然少年郎,但在此时此刻,北冥素柔却无法道出这句话。

无他……这清秀少年身上散发的气势威猛到近乎非人一般,仅仅是屹立,便有一股无法言喻的伟岸威势散发,主宰着这一方天地,喝令天地无敢不从,甚至北冥素柔还察觉到往日和自己融为一体,戚戚相关的天地元气在这一刻都在颤抖着,迟疑着。

如果要和这般敌人战斗,任何牵动天地元气的力量都要大打折扣,北冥素柔不知这人是怎么做到这种近乎主宰天地一切元气的豪夸之事的,但就是知道眼前这人是个难以对付的大敌。

正当北冥素柔严阵以待的时候,释永信却接着她的嘴说道:“咦,是黄超。”

清秀少年难掩讶异的看了北冥素柔一眼:“这声音,是释大师?”

“黄超施主你先别惊奇,老衲没有去做变性手术,也没有玩女装癖的爱好,只是眼下迫不得已,只能暂寄于这位女施主体内而已……。”经过李冉冰的相遇之后,吸取了教训的释永信抢先将经过说了出来。

听完释永信的解释,黄超也是难掩惊讶,经过这么一番分说之后,黄超和北冥素柔一触即发的局势也得以缓和。

“大师,先来大营中再说吧。”

大营内,释永信见到了许多熟人,袁沙源,夏文华,李伟,盛鹏,奥巴牛,拉斐尔,莉莉丝,谭紫尘等八人赫然在列,西游小分队几乎全员于此集合,众人对于释永信此刻的摸样都是一副惊讶到不行的摸样,一个老和尚两个月没见,突然变成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女,这搁谁身上都难以理解啊。

“你便是外域异人之首释永信大师吗,本人乃大庆国国主擎应正,久仰其名了。”

于众人之中,一个身披皇袍的青年男子大步走出,带着一股爽朗和温蔼,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握手,释永信和北冥素柔融为一体,但也仅能借用一下北冥素柔的嘴巴说话,其身体的主宰权依旧在北冥素柔身上,她可没有和一个陌生男人握手的习惯。

不得回应,擎应正倒没有生气,大气且从容的笑着:“本王之前听左右帝师所言,本已派人于周遭数国内搜救大师,没想到大师遇难成祥,自得生天而出,当为天下之幸。”

和这厮不熟,自然说不出什么,无论是北冥素柔亦或释永信都只能哼哼唧唧敷衍两句,擎应正也识趣,借口有军务要整顿,便离开给众人留下会面的时间。

和众人闲话叙旧一番,释永信倒是知道了众人这段时间来的经历,那日四散而逃之后,所有人都失散了,被迫再神武界中展开了属于自己的旅途,这段时间持续了近乎一个多月,期间,每个人都有一到数个不等的奇遇,每个人实力都精进了不少,办下许多大事,最后汇合的契机,还要得意于袁沙源和奥巴牛两人。

现役华夏皇帝和前任美国总统两人在失散之后离散的不算远,在独自跋涉十数日之后便已经重逢,两个人聚首之后,商议定计,两个从政经验丰厚的老狐狸聚首,商议的计策自然不会是漫无目的的在偌大神武界寻找。

两人有志一同的将目光放在附近最大的国度大庆国身上,不约而同的定下了借助其势力来行事的想法,但在具体办法上,两人却有了分歧,各持己见难以说服对方,最后便立下赌约各行其事。

袁沙源一马当先,流连于各大富有文名之贤才的居所,抛出许多在神武界堪称惊世骇俗,但细细研究,却不乏经典妙思的观念,而后奔走各地,日夜演讲,最豪夸的记录便是一日演讲数十场,于治世之辨才上强势压下慕名而来的百名大才。

而后更是只身踏足和大庆国咫尺之隔的敌国,以三寸不烂之舌不断演讲,会见各方人士,最后引得举国人心荡漾,慌忙不迭便向大庆国主动投降,甘为附庸,而这个时候袁沙源为这敌国的投降代表,终于见到了擎应正,以两国利益为切入点,着眼天下大势,为大庆国和那投降国都争取到自己想要的利益。

仅凭三寸之舌,不费一兵一卒,不以武力压人便开疆拓土,此役过后,袁沙源之名疯传天下,甚至诸子百家中的大派纵横书院都投来了注视的眼光,认为又一天纵大贤降世,从而不断抛来橄榄枝。

而奥巴牛的做法截然不同,经过详细的情报收集和分析之后,便潜心于大庆国皇都旁的乡野村落之中,频频向村民教导一些超前的生产理念,最后在附近十数个乡村中凝聚了贤名,当大庆国国主秉承祖传传统,率领文武百官外出围猎时途经乡野,见到奥巴牛精心教导村民建造的水车,耕具,心生好奇便循着线索一路追去,最终,在一条湍流大河旁,大庆国国主擎应正见到了盘腿河畔,以无鱼饵的垂直之钩钓鱼的奥巴牛。

以演讲和口才述说利益切入点为方法来获取地位的袁沙源,一个故弄玄虚以姜太公钓鱼之法钓得擎应正的奥巴牛,释永信总觉得两人的行事风格似乎微妙的搞反了什么。

最后,奥巴牛和袁沙源凭借着胸中学识,混成了大庆国的左右帝师,这也是正常的事情,一个为华夏之皇,统治着十数亿子民,一个为地球最强霸主国的总统,也曾布局一界,论驾驭国度之学问,在神武界无出其右,眼下这左右帝师的权柄不敢说高,但毕竟是向国主直接进言的身边人,地位却是颇高,也说服了擎应正帮忙搜寻西游小分队同伴。

西游小分队之人不像释永信这般悲催,短短两月旅途横跨成千上万里之遥,甚至远征到幽冥界去了,全员都在英恒山脉诸国范围内打转,甚至最远那个都离大庆国不算远,轻而易举便聚集了起来。

期间释永信也谈到了莫煌的问题,听到莫煌眼下以魔门三帝之永恒魔帝的身份活跃着,并操纵着时空管理局驻神武界办事处在英恒山脉诸国中举办真命天子海选赛,而后又在鬼祟的试图谋求什么霸业,诸人眼神互视,皆有一丝不可置信。

“这么说来,这莫煌的真实身份那不就是时空管理局的那位……大自在永恒天魔吗?”

“依老衲的看法,十有九八。”

众人推论一阵之后,便有诸般说法出炉,其实在场之人有过半数都是接触过那个在皇家太学中当副校长的莫煌,此刻诉说起来,终有些许怪异之感,最后袁沙源斩金截铁的下了定调:“朕所认识的莫煌绝对不可能是那个时空管理局的大自在天魔,也许是为了这次西游,天魔掩盖了身份以莫煌的外表潜入我们队伍中。”

袁沙源说的坚决,但却闭口不谈理由,似乎其中有什么隐秘一般,在场中人都不是八卦之辈,也无心多问,李伟倒饶有兴趣,但面对袁沙源掏出来握在手中的那根蚩尤战旗,权衡再三后还是决定放弃追究。

正文322.神功绝艺兼声望大礼包你...

结束这个话题,反正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接下来释永信便询问到兴师动众来这大月武神墓的缘由。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这般宝藏岂容他人占据。”这便是袁沙源用以忽悠擎应正的理由,真实的心思,却是为了获得某些东西,随后袁沙源向释永信展示他一次奇遇过后获得的宝物,一根破烂的漆黑长枪,非金非银也非木,材质古怪。

根据袁沙源的说法,他失散之后,为了躲避可能的追杀昼伏夜出,某日躲藏在一个山坳之下的时候,天生突然掉下一个老人家来,倒是吓了袁沙源一跳,当他上去查看的时候,那个身受重伤跌落山崖,却凭借一口真气吊着命不死的老人家抓住袁沙源的手,说自己是很多年强不世出的强者,和大敌争夺密宝身受重伤,眼下已经不行了,恳求袁沙源代他报仇。

然后也不等袁沙源分说,便将那根号称是绝世密宝的破烂战枪丢给了袁沙源,更将自己剩下的毕生功力和武学传承以灌顶大法传给了袁沙源,最后留下他尚有一个双十年华,青春貌美的女儿,拜托袁沙源照料一二的遗言后含恨死去。

到了这一步,释永信也能理解,反正大家都有奇遇,这天降老爷爷的桥段虽然老旧了一点但也不算奇怪了,但随后奥巴牛走出来,出示了一对薄如蝉翼,同样搞不懂材质的拳套,然后释永信突然发现,奇遇这玩意果然只有机缘巧合之下才能遇得上,但机缘这玩意有时候也能让人感到哭笑不得。

原来奥巴牛也是同样的昼伏夜出,同样躲在一个山坳下,同样天上莫名其妙掉下来一个老爷爷,只不过奥巴牛遇见的这个是黑发老爷爷,这厮同样声称他是不世出的强者,和大敌争夺密宝而被轰下山崖,随后也是不由分说将密宝拳套丢给了奥巴牛,又将自身功力和武学灌顶过去,最后留下我家那美若天仙的女儿拜托你了的遗嘱就死去了。

最戏剧化的是,当奥巴牛和袁沙源走出山坳之后,居然在某个不远的交叉路上撞见了对方。

第一时间更新《妖王的亲亲妖妃》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大秦剑歌之古仙人传

青莲座下的油灯

法统万界

姬阳阳

女扮男装闯江湖

网月

斩仙封魔

桃小妖

陌上花又落

血筏

校霸女神甜又咸

死亡玫瑰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